人工智能取得新突破 电脑程序首
人工智能

Alexa 、Siri那些语音系统并非真正的人工智能

  CNET科技行者 12月5日 北京消息 Danny Lange曾为三大科技巨头开发了机器学习平台,他表示,虽然计算机还没有自我意识,但已能够自主思考。

  亚马逊的产品推荐功能以及可以预定用户行程的Uber人工智能,都出自Danny Lange之手。这位丹麦的计算机科学家打造了帮助公司运营的机器学习平台,涵盖从工程到营销部门的方方面面。Lange还曾与视频游戏开发平台Unity(拥有全球最大 2D、3D、VR和 AR游戏体验开发平台)合作,打造了更复杂精密的机器人玩家,技艺远超人类工程师。

  Lange并不刻意回避“人工智能”这个被过度宣传的术语——只要机器确实学会了回应用户需求就能称之为人工智能。但他对所谓的通用人工智能(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,AGI)这一愿景持怀疑态度,同样也十分怀疑那些看起来不太智能的东西,比如Alexa 和Siri,它们只能按人类编写的脚本工作,不能自主思考。Lange曾主持设计通用汽车公司的OnStar系统(1995年诞生的OnStar系统是通用汽车专属配置),这也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第一个广泛应用的计算机助手。

  不一定要通过语音沟通,也可以是亚马逊网站上的购物体验。我认为真正的人工智能系统不但知道我想要什么,还能协助我找到它。我认为从内部层面上讲更能颠覆观念。系统正从程序控制向自我学习转变。人工智能可以从数据中学习,因此捕捉精确数据模式的能力远超程序员。这些优势结合在一起时,会有所突破,实现真正AI。

  或许五到十年前,我也常会想象这种恐怖却现实的场景。首先,会有一架无人机,通过机器学习系统学会自主飞行。如今,这一设想真的实现了。其次,无人机上装有高清摄像机,摄像机上嵌入附带面部识别软件的计算机视觉系统。它能够识别“坏人”——比如你讨厌的人和不该身处此地的人。最后,装备无人机来消灭那些人。(这段话是在描述计算机统治地球的可怕情节)

  从严格的技术角度来看,我们一直在寻求能驱动机器的回报函数(Rewards Function)…亚马逊系统的回报函数是让用户点击购买按钮,而Netflix的回报函数则是让用户点开电视节目。那么无人机的回报函数是什么呢?那就是,找出“坏人”,然后消灭他们…回报函数取决于你为系统设定的最终目标。

  其实并不可怕,它们不过是两个学习系统。我们必须逐渐适应。几十年前,父母告诉孩子们计算机只不过是按程序运行的机器。然而他们错了,现在的计算机可以学习,人们需要打破惯性思维了。计算机交互沟通时,如果回报函数可以优化计算机的交流能力,它们可能会随时改变语言优化本次沟通,例如缩减单词、准确确认彼此的意见等等。

  我们总是关注人工智能带来的风险和问题,但其应用领域也同样关键。例如计算机视觉可开发系统的视觉能力。我注意到,拖拉机的系统可以识别田地里的杂草。不仅如此,拖拉机的喷嘴还可任意调节,避开农作物,向杂草喷洒Roundup除草剂。由此可见,这些科技让世界更美好,更可持续发展。而有人却认为这些科技会让生活举步维艰,因此,这类想法过于偏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