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Five挺进单板计算机领域这款RI
智能硬件

在旅游渠道做智能硬件新零售这家公司三个月连获两轮融资

  人群细分和差异化定位是新零售的重要特征,而机场和高铁站是天然的人群分流器:集中了更多更优质的主力消费人群,天然具备中高端产品的消费场景和能力。同时,机场和高铁站是重要的旅游资源,完成规模化效应之后所能展开的业务延展也颇具想象力,这也是采访黑口袋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虽然家在北京,但范若愚的大部分时间都驻扎在公司的大本营广州。从投资人身份转身加入黑口袋并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EO后,范若愚笑称,常常忙到没时间回家。

  一方面,范若愚忙着加速在机场和高铁站的店面拓展,今年定下的目标是160家门店;另一方面,在年初数个月里,连续拿到了真格基金的A轮融资和弘道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A+轮融资之后,黑口袋马不停蹄,即将正式开启B轮融资。

  与此同时,黑口袋已经走过了近两年的历程:黑口袋成立于2016年5月,定位于机场和高铁站里的智能硬件新品首发平台,线上线下结合,主打中高端,客单价在1300元~1500元左右。主要销售包括:音频类设备、投影/视频类设备、机器人、智能可穿戴设备、综合文创类等五大类。目前,已经在合作的智能硬件制造商超500家。

  “很多品牌因为SKU有限往往很难独立开店,同时,不少新兴品牌缺少品牌推广渠道和能力。”范若愚这样总结智能硬件品牌方的痛点。另外,在C端用户上,也存在着没有足够的线下交互体验、消费者甄选好产品的时间成本高等痛点。而黑口袋的方式是,做一个严选版本的线下智能硬件集合体验店:黑口袋有一套自己的综合选品体系,通过对各种新品的评测后,黑口袋只和每一个细分垂直方向的全球前三名进行合作。

  之所以选择在机场、高铁站进行开店,范若愚认为,第一,机场和高铁站的人流量足够密集,一个简单的例子是,仅首都国际机场2017年就输送旅客达到9500万人次。同时与商场不同的是,机场和高铁站并没有周中和周末的明显差别,几乎每天15小时以上都有大量的旅客。第二,由于安检等要求,尤其是机场,往往旅游有一个相对较长和稳定的逗留时间,一般在数十分钟左右。第三,机场和高铁站具备天然的人群分层能力,旅客多为白领阶层以上,与智能设备的人群匹配度较高。

  切换到门店经营方面。一家传统门店的经营状况,非常需要依靠店长的个人经验和能力持续改善,简单来说依赖的还是“人”,因此即使是培训体系非常严格的连锁品牌,不同门店也有可能呈现不同的经营风格;而黑口袋通过人脸识别、体验传感器、交互式陈列等技术,实现了门店各个关键环节的数据化,如每天入店人流、用户属性、动线和消费行为都可以得到精准的统计,有了这些实时数据,运营团队可根据每一家店门的实际状况进行及时的、科学的优化。

  目前,黑口袋已经在上海、深圳、北京、成都、重庆、福州、宁波、三亚等地区开设了16家自营体验店以及10家联营迷你店。店面普遍在40~160平之间,单店平均月销售在50~120万左右,平均坪效超过8000元。黑口袋目前已经和多家旅游渠道连锁集团开展战略合作,通过联营迷你店加速布局和占领市场,年底的目标定在了50家自营和110家联营店。

  同时,线上也是黑口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一方面,黑口袋拥有自己的线上内容平台,不断推出新品评测、最新科技和未来趋势预测等,月均PV超过500万。另一方面,基于内容做线上的电商平台,与线下门店形成联动效应。

  商业模式上,目前主要是以智能硬件销售、产品推广、数据服务和广告费用为主。未来,还将基于门店开展其他业务线的拓展。此前,该项目曾获得过真格基金的A轮融资、弘道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A+轮融资等。

  团队方面, CEO范若愚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,是原风云资本合伙人,曾担任ofo共享单车北方区域总经理,Uber全球最年轻的城市总经理之一。首席战略官孙建曾在志高空调、巨人集团等担任高管,拥有10年旅游渠道零售经验,在机场零售方面有多个成功案例。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岑伟冬、丁皓、黄思俊也分别在数码供应链、线下零售、媒体品牌等领域具备丰富的行业资源和经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