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视发布LeLink 语言互通助力智
智能硬件

新车间李大维:开源硬件成就未来新山寨

  相信从事开源硬件行业的人,没几个不认识李大维。他曾经参与过著名导演史蒂芬·斯皮尔伯格的互动式多媒体项目、迪士尼虚拟世界项目,也为Facebook等名企设计社交应用。他从事软件行业20多年,并一直致力于开源软件运动。近几年来,他顺应着开源硬件这股潮流,开始了自己的硬件之旅。

  为了在国内宣传开源硬件,他到过不少地方参加演讲,当中包括著名的TEDx。为了进一步降低开发硬件的门槛,他携手朋友何琪辰爱上大开发了ArduBlock,以图形化积木搭建的方式简化编程。值得一提的是,国内首个Hackerspace(新车间)也是他创办的,主要目的是为创客和硬件爱好者提供了一个交流、分享和共同创造的开放平台。

  如果要找一个人来谈谈开源硬件的概念以及国内状况,李大维绝对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。以下是雷锋网对他的专访。

  开源硬件延伸着开源软件代码的定义,包括软件、电路原理图、材料清单,设计图等都使用开源许可协议,自由使用分享,完全以开源的方式去授权方式。以往的DIY在分享的时候没有清楚的授权,开源硬件把软件惯用的GPL,CC等协议规范带到硬件分享领域。

  在复制成本上,开源软件的成本也许是零,但是开源硬件不一样,其复制成本较高。开源硬件传播的是新一代的竞争产品,要在上代产品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和创新,这样才有市场价值。

  为什么你要从熟悉的软件行业退下来,投身于开源硬件呢?“新车间”的是在一个什么的情形下孕育出来的?

  说是投身的线年,我都在做企业应用。记得有一段时间是在做RFID物联网的部分,最让人头疼的是到处找不到可以搭配的硬件。这几年我的兴趣开始转向开源的硬件,开办创客空间也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。

  现代城市人的家里空间不大,要玩些硬件就显得很麻烦。而在上海,我碰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同创办了新车间。后来我们决定把这个空间对外开放,带着更多的人打造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  从开源硬件产业化的角度,国外的大体环境是怎么样的?国内又处于什么的状况?

  开源的意义在于看看产品如何工作,并根据自己的需求对它们进行修改和传播。国外的开源硬件也是在最近几年才起步,在哲学和理论上的探讨比较深入,而所做的产品都是针对小众的高单价作品。

  而在国内,开源硬件分析起来有两个产业:一个是随着国外这个潮流而兴起的创客社区以及像DFRobot和SeeedStudio这样的开源硬件公司。而另一个符合开源硬件精神的产业那就是分享公模、公板的山寨产业。

  开源软件行业拥有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,开源硬件行业也有一些创业公司开始盈利,他们主要走的是什么路线?将来的盈利模式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?

  他们主要走“开发品牌、向用户提供需要的元件和服务”的路线。现在那些做得比较早的开源硬件公司(比如SparkFun, SeeedStudio, DFRobot等)都开始把自己变为硬件设计者社区的支撑平台,从而进入类似App Store和第三方开发者的共同分享模式。

  因为国际上开源硬件是一个潮流,国内有个已经熟悉开源的有效率生产链。两个的结合会是一个有趣新产业模式的发展。

  山寨一直是不被国家认可的市场,不过山寨的公板、公模基本上是合乎开源分享的实践(据其透露,公板最近最火的应该就是MK802)。这样的环境使得厂商能够降低生产制造的成本,也提供了微创新的机会。对于开源硬件来说,它们并不是技术创新,而是颠覆产业价格体系的一个手段,让新的公司能在成熟的行业里找到机会。

  另外开源硬件提倡的是硬件设计的分享和上下拉扯的模块改进。山寨其实就是这样的产业链,只不过现在分享的设计的版权有点问题而已。开源硬件拥有非常清楚而且高速发展的知识产权库、高效率的微生产供应链,它是未来的新山寨。

  最后的话:在国内,如果大众看到开源硬件的产品,很容易就把它们跟山寨联想到一起。其实山寨最令人争议的地方在于知识产权问题,而其高效的微生产却一直被大众所忽视。长尾理论的作者Chris Anderson曾经说过,山寨最终或许是创新与改进的开始。而在中国,开源硬件和“产业上下游协作、共同研发和改进”的山寨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不同的是,开源硬件的创新是通过开放的社区完成的,可以说是一种高级而合法的新式“山寨”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